愛只有深與淺,沒有對或錯。 When it comes to love, there is only more or less, no right or wrong.
Facebook分享 情感中最傷感的時刻是後期的冷淡。一個曾經讓自己愛過的人,忽然離你很遙遠,咫尺之隔卻是相隔天涯。曾經轟轟烈烈,曾經千回百轉,曾經沾沾自喜,曾經柔腸寸斷。到了最後,最悲哀的斷絕交往之後竟然是悄無聲息變成了熟悉的陌生人……

一、成就你的朋友

他們會不斷激勵你,讓你看到自己的優點。

這類朋友也可稱之為導師型。他們不一定是你的師長,但他們一定會在某些領域具有豐富的經驗,能經常在事業、家庭、人際交往等各方面給你提供許多建議。人生中擁有這種朋友會成為你最大的心理支柱,也常常會成為能夠“左右”你的“偶像”。

二、支持你的朋友

一直維護你,並在別人面前稱贊你。

這類朋友可謂是“你幫我,我幫你”,相互打氣,使得彼此成為對方成長的墊腳石。在一個人的成長過程中,朋友的支持與鼓勵是最珍貴的。當你遇到挫折時,這類朋友往往可以幫你分擔一部分的心理壓力,他們的信任也恰恰是你的“強心劑”。

三、誌同道合的朋友

和你興趣相近,也是你最有可能與之相處的人。

與他們在一起,會讓你有心靈感應,俗稱“默契”。你會因為想的事、說的話都與他們相近,經常有被觸摸心靈的感覺。和他們交往會幫助你不斷地進行自我認同,你的興趣、人生目標或是喜好,都可以與他們分享。這種穩固的感受“共享”會讓你獲得心理上的安全感,因為有他們,你更容易實現理想,並可以快樂地成長。

四、牽線搭橋的朋友

認識你之後,很快把你介紹給誌同道合者認識。

這類朋友是“幫助型”的朋友。在你得意的時候,他們的身影可能並不多見;在你失意的時候,他們卻會及時地出現在你面前。他們始終願意給予你最現實的支持,讓你看到希望和機會,幫助你不斷地得到積極的心理暗示。

五、給你打氣的朋友

好玩、能讓你放松的朋友。

有些朋友,當我們有了心事,有了苦惱時,第一個想要傾訴的對象就是他們。這樣的朋友會是很好的傾聽者,讓你放松,在他們面前,你沒有任何心理壓力,總能讓你發泄出自己的“郁悶”,讓你重獲平衡的心態。

六、開闊眼界的朋友

能讓你接觸新觀點、新機會。

這類朋友對於人生也是必不可少。他們可謂是你的“大百科全書”。這類朋友的知識廣、視野寬、人際脈絡多,會幫助你獲得許多不同的心理感受,使你成為站得高、看得遠的人。

七、給你引路的朋友

善於幫你理清思路,需要指導和建議時去找他們。

這類朋友是“指路燈”。每個人都有困難和需要,一旦靠自己力量難以化解時,這類朋友總能最及時、最認真地考慮你的問題,給你最適當的建議。在你面對選擇而焦慮、困惑時,不妨找他們聊一聊,或許能幫助你更好的理順情緒,了解自己,明確方向。

八、陪伴你的朋友

有了消息,不論是好是壞,總是第一個告訴他們。他們一直和你在一起。

這種朋友的心胸像大海、高山一樣寬廣,不管何時找他們,他們都會熱情相待,並且始終如一地支持你。他們是能讓你感到滿足和平靜的朋友,有時並不需要他們太多的語言,只是默默地陪著你,就能撫平你的心情。

忙的時候,想要休息;

度假的時候,想到未來。

窮的時候,渴望富有;

生活安逸了,怕幸福不能長久。

該決定的時候,擔心結果不如預期;

看明白了,後悔當初沒有下定決心。

不屬於自己的,常常心存欲望;

握在手里了,又懷念未擁有前的輕松。

生命若不是現在,那是何時?

 

一個人可以毫無道理跟你做一輩子親戚,但

一個人不會毫無道理跟你做一輩子朋友

我會想起與你們認識的種種.

也會想起發生過的點點滴滴.

直到我們都年老時是否會像現在這樣坐在電腦前互訴心聲?

不管如何,希望我們永遠是真誠相對的朋友(知己)

 

朋友就是喜歡你也了解你的人

願你都能珍惜身邊每一個朋友

因為你我有緣份,才能成為朋友

可以成為知己的,更難得!

時間未必是你我成為知己的原因

但一定可以證明到

你對朋友的關懷不是白費!

希望您永遠都系我的好朋友!

朋友,是你高興時想跟他分享的,

朋友,是你不高興時可以給你發脾氣的,

朋友,也是在你沒錢開飯時打救你的,

朋友,你悶得發慌時可以跟你一同發慌的,

朋友,會甘願給功課你抄,跟你一同出貓一同被人罰的,

朋友,也是你買手信時,想買一份大的給他的,

朋友,也是你看見他上線時!

 

想要體會一年有多少價值,你可以去問一個失敗重修的學生。

想要體會一月有多少價值,你可以去問一個不幸早產的母親。

想要體會一周有多少價值,你可以去問一個定期周刊的編輯。

想要體會一小時有多少價值,你可以去問一對等待相聚的戀人。

想要體會一分鐘有多少價值,你可以去問一個錯過火車的旅人。

想要體會一秒鐘有多少價值,你可以去問一個死里逃生的幸運兒。

想要體會一毫秒有多少價值,你可以去問一個錯失金牌的運動員。

 

朋友就是……即使是一點小感動,一點小事情都想一起分享

朋友就是……當你抱頭哭的時候,扶著你肩膀的那個人

朋友就是……當你面對人生挫折時,一直緊握你那雙手

你好嗎?

 

你能夠看到他是你與他的緣份

你能夠和你身邊的人做朋友也是你與他的緣份

縱使你不知道這顆流星會何時消失

但如若你好好珍惜看到這流星的每一刻

那就算流星走了你也不會後悔

請大家好好珍惜身邊的每一個人

珍惜這段友誼!

 

建立友誼如像種樹,因為友誼是一株樹

(TREE):

T:Trust(信任)

R:Respect(尊重)

E:Exchange(交流)

E:Emotional Support(精神支持)

 

朋友就是無形中伴你走過風雨,永遠支持你的力量

朋友就是一種無法言喻的美好感覺

朋友就是在別人面

前永遠護著你的那個人

朋友就是即使是一點小感動,一點小事情都想一起分享

朋友就是當你抱頭痛哭的時候,扶著你肩膀的那個人

朋友就是當你面對人生挫折時,一直緊握你的那雙手

喜歡下雨,因為你不會知道我流淚……

大千世界,茫茫人海,與你擦肩而過的人很多,和你相識的人也是不計其數。唯有有血緣關系的親人就是屈指可數那麽幾個,除了親人之外,還有另外一種人,這種人盡管沒有血緣關系,但他像親人一樣關心你、愛護你、幫助你,在乎你,這種人就是朋友。

朋友就是你高興時想見的人,煩惱時想找的人,得到對方幫助時不用說謝謝的人,打擾了不用說對不起的人,高升了不必改變稱呼的人。朋友是可以一起打著傘在雨中漫步,是可以一起在海邊沙灘上打個滾兒,是可以一起沈溺於某種音樂遐思,是可以一起徘徊於書海暢遊,朋友是有悲傷陪你一起掉眼淚,有歡樂和你一起傻傻的笑……

朋友又可以分成;普通朋友、知心朋友,在這兩種朋友中又可以分成同性朋友、異性朋友。普通朋友與你的感情超過只相識沒有交往的人,溝通的頻率也不是很高。知心朋友則不然,彼此之間在情感上有一定的交融,是一個靈魂寓於兩個身體,兩個身體一顆心,甚至兩顆心跳動都是同速。在情感方面,相似於親人,只不過是沒有血緣關系。同性朋友和異性朋友都不能超出上述兩種朋友的範疇。

朋友不一定常常聯系,但也不會忘記,每次偶爾念起,還是感覺那麽溫暖、那麽親切、那麽柔情;朋友是把關懷放在心里,把關註藏在眼底;朋友是相伴走過一段又一段的人生,攜手共度一個又一個黃昏;朋友是想起時平添喜悅,憶及時更多溫柔,朋友如醇酒,味濃而易醉;朋友如花香,淡雅且芬芳;朋友是秋天的雨,細膩又滿懷詩意。朋友像一杯涼開水,清涼寡淡,但解渴實用。

朋友是十二月的梅,純潔又傲然挺立。朋友不是畫,它比畫更絢麗;朋友不是歌,它比歌更動聽;朋友不是潔白的雪花,它比雪花更純潔。朋友應是那意味深長的散文,寫過昨天又期待未來。

朋友像塊晶瑩的寶石,需要用真誠去雕琢,用理解去保鮮,用溝通去修飾。朋友不一定要門當戶對,但一定要同舟共濟。不一定要形影不離,但一定要心心相惜。不一定要錦上添花,但一定要雪中送炭。不一定要天天見面,但一定要放在心里。

朋友本不該有那麽重要,朋友又的確那麽重要。生命里或許可以沒有感動、沒有勝利...沒有其他的東西,但不能沒有的是朋友。

朋友最真是瞬間永恒、相知剎那;朋友的可貴不是因為曾一同走過的歲月,朋友最難得是分別以後依然會時時想起,依然能記得:你,是我的朋友。

有朋友的日子里總是陽光燦爛,花朵鮮艷;有朋友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擁有了一切。我們可以失去很多,但不能失去的是朋友。朋友也許並不能成為一段永恒,朋友也許只是你生命中某段時間的一個過客,但因為這份緣起緣滅,更使生命變得美麗起來,朋友的情感更加生動和珍貴。即使沒有將來又有何妨?至少,曾經我與你一起走過朋友的路。

當你曾經擁有知心朋友時,請你把握住這擁有的機會,並好好的珍惜他(她),千萬不要讓你的知心朋友默默地離開你。你沒有必要把自己沈浸在粉紅色的世界里,你要扼住綠色的今天,迎接金色的明天。

願知心朋友們駕著時間的金車,奔馳在鋪滿雲錦的路上,瀟灑前行。願朋友乘做五彩祥雲,飄落在你的身旁。

現代人的友誼,很堅固又很脆弱。它是人間的寶藏,需我們珍愛。友誼的不可傳遞性,決定了它是一部孤本的書。我們可以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友誼,但我們不會和同一個人有不同的友誼。友誼是一條越掘越深的巷道,沒有回頭路可以走的,刻骨銘心的友誼也如仇恨一樣,沒齒難忘。

  友情這棵樹上只結一個果子,叫做信任。紅蘋果只留給灌溉果樹的人品嘗。別的人摘下來嘗一口,很可能酸倒了牙。

  友誼之鏈不可繼承,不可轉讓,不可貼上封條保存起來而不腐爛,不可冷凍在冰箱里永遠新鮮。

  友誼需要滋養。有的人用錢,有的人用汗,還有的人用血。友誼是很貪婪的,絕不會滿足於餐風飲露。友誼是最簡樸同時也是最奢侈的營養,需要用時間去灌溉。友誼必須述說,友誼必須傾聽,友誼必須交談的時刻雙目凝視,友誼必須傾聽的時分全神貫註。友誼有的時候是那樣脆弱,一句不經意的言辭,就會使大廈頃刻倒塌。友誼有的時候是那樣容易變質,一個未經證實的傳言,就會讓整盆牛奶變酸。這個世界日新月異。在什麽都是越現代越好的年代里,唯有友誼,人們保持著古老的準則。朋友就像文物,越老越珍貴。

  禮物分兩種,一種是實用的,一種是象征性的。

  我喜歡送實用的禮物。

  不單是因為它可為朋友提供立等可取的服務功能,更因為我的利己考慮。

  此刻我們是朋友,十年以後不一定是朋友。

  就算你耿耿忠心,對方也許早已淡忘。

  速朽的禮物,既表達了我此時此刻的善意,又給予朋友可果腹可悅目可哈哈一笑或是凝神端詳的價值,雖是一次性的,也留下美好的瞬間,我心足矣。象征久遠意義的禮物,若是人家不珍惜這份友誼了,留著就是尷尬。或丟或毀,都是物件的悲哀,我的心在遠處也會顫抖。

  若是給自己的禮物,還是具有象征意義的好。比如一塊石子一片樹葉,在別人眼里那樣普通,其中的美妙含義只有自己知曉。

  電話簿是一個儲存朋友的魔盒,假如我遇到困難,就要向他們發出求救信號。一種畏懼孤獨的潛意識,像冬眠的蟲子蟄伏在心靈的旮旯。人生一世,消失的是歲月,收獲的是朋友。雖然我有時會幾天不同任何朋友聯絡,但我知道自己牢牢地粘附於友誼網絡之中。

  利害關系這件事,實在是交友的大敵。我不相信有永久的利益,我更珍視患難與共的友誼。長留史冊的,不是錙銖必較的利益,而是肝膽相照的情分,和朋友坦誠的交往,會使我們留存著對真情的敏感,會使我們的眼睛抹去雲翳,心境重新開朗。

有一把傘雨撐了很久,雨停了還不肯收。有一束花聞了很久,枯萎了也不肯丟。有一種友情,希望到永遠。即使青絲變白發,也能心底保留。這段經典的文字再次讀過,還是會令我的心靈激起惜緣的花火,點點溫暖燦爛人生一路的美好。

在人生的路上行走,會經歷許多的事,遇見許多的人,這其間就有我想要靠近的人和想要靠近我的人,而人與人的交往中就是事物的不斷的更新與交替的過程。於是,就有了許多人所說的緣,相遇是緣,相逢是緣,相識也是緣。彼此之間坦誠相待,珍惜那份理解的美緣,把握那份珍貴的善緣,用心去感受緣帶給我的美好感覺,感受一份緣來緣去的過程的燦爛,感覺這種生命里程中的經歷。

無論花開花謝,緣都會在我的心田留下痕跡,正如那首歌的傳唱《相逢是首歌》。你曾對我說:相逢是首歌,眼睛是春天的海,青春是綠色的河,相逢是首歌,同行是你和我,心兒是年輕的太陽,真誠也活潑,……你曾對我說:相逢是首歌,分別是明天的路,思念也火火,心兒是永遠的琴弦,堅定也執著……歌詞的魅力在於真實的生活感染力,朋友與緣同行在我的人生路上。

其實,生命的過程就是一種緣來緣去的行走過程。在人生的路上,我成長,我經歷,我瀟灑,我成熟,一路伴隨歲月的腳步去行走,漸漸理解了人生的意義,慢慢懂得了生命的價值,也逐漸的明白了生活的真正目的。在時間的長河中,成長的足跡遍布人生的風雨之路,歲月如海,友情如歌,生命旅途中,我感動每一次緣的靠近,一個簡短的問候信息,一段親切的電話交談,一個生動活潑的表情的發送,一首輕快飛揚的歌曲,一張美麗清新的風景圖片,都如此讓我感動,感慨緣的美麗,感動友情的溫暖溫馨。

朋友的情誼就如這杯濃郁芬芳的咖啡,在於品,在於釀,我時常會於某個溫暖的午後,一個人獨自安靜的坐在桌前,細細地品味著咖啡的濃郁,想起朋友的點滴,耳邊聆聽的音樂時常會讓思想的火花遊走在朋友的生活空間,友情正如這杯中的咖啡,慢慢地將溫馨的香味回味,想象與某個朋友一起相逢在某個幽雅的咖啡屋,一起品飲咖啡聆聽純凈音樂旋律的情景……

人生的路上,因為有你,因為有我,因為擁有每一個緣帶給我的感心的快樂,生活就變得美好而陽光明媚。每當我聽到《相逢是首歌》這首歌,都會想起朋友的情誼,有一種淡淡的溫暖就湧遍全身。朋友的交往不在於距離的遙遠,友情的感受不在於物質的給予。與我來說:“朋友的美好只在於彼此之間所感受到的那份溫暖的感覺,那種心靈與心靈共鳴的感動。”只因我還擁有這樣的感動,生活才會絢麗如花樣美麗,只因擁有朋友的友情,生命的花開才會眩目的璀璨。

孤獨的時候,仰望天空,我會想起朋友,寂寞的時刻,低頭不語,我會想起朋友;傷心的時候,憂傷淚流,我會想起朋友;疼痛的時刻,憂郁無助,我會想起朋友;快樂的時候,開懷大笑,我會想起朋友;開心的時刻,微笑凝望,我會想起朋友。於是,生命中的感動牽系在朋友的情誼中,心靈間的思念牽掛在朋友的情誼中,淡淡的想念起是朋友的你,淡淡的牽掛起是朋友的你,淡淡的溫暖將友情的燈光點亮,溫馨地照耀這人生的旅途,擁有朋友的人生不再孤單,擁有友情的生命不在孤獨,擁有情誼的生活不在寂寞。人生的路上,我在用心感覺擁有朋友的美好感受,也在用心品味擁有朋友情誼關懷的溫暖感覺,相逢是首歌,歌手是你與我,人生路上彼此堅定執著,感動,感謝,感恩,感慨漫漫人生路上——歲月如海,友情如歌!

友誼可以促進競爭。當朋友間存在競爭時,應互幫互助,共同進步,這才是真正友誼地體現。

  若兩個人因競爭而反目成仇,互相利用,互相陷害,那麽他們二人絕對不是朋友,存在的也不是真正的友誼。

  如果因競爭而失去了友誼,那麽他所失去的遠比得到的多。

  朋友間友誼的見證,可以使競爭減小壓力,可以使競爭降低難度,可以使競爭者增強信心。

  面對競爭,朋友之間並肩作戰,其利無窮。

  競爭是殘酷的,而友誼是溫暖的。一切冰遇熱會消逝,一切嚴冰遇陽光總會融化。

  競爭的風帆在友情的海洋里,可以乘風破浪,奔至彼岸。而風帆失去了海洋,無法航行;海洋失去了一只風帆,依舊會有其他帆船。

  競爭是短暫的,而友誼卻可以長久。長久的友誼,可以暖人長久;而短暫的競爭,除了短暫的勝利喜悅,就是"惱人"的失敗體驗,無法暖心,卻可能寒心。但是,並不是只要友誼不要競爭。

  當今社會,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沒有競爭,就無法立足於社會。

  俗話說,團結就是力量。有了力量,就有了競爭的本錢。而力量可來自於團結,團結則建立在友誼的基礎上。

  所以,友誼可以鑄就競爭的成功。

  對於友情,我們不要求為對方兩肋插刀,不要求為對方赴湯蹈火,只要困難時能夠幫助一下,痛苦時能夠傾訴苦衷,快樂時能夠共同分享,就足夠了。

也許你會為有幾個誌趣相投、感情深厚的朋友而自豪。可有時你也許會為朋友們的日漸疏遠而苦惱和困惑:你與朋友之間沒有多大隔閡和矛盾,友情怎麽會淡化了呢?其原因可能來自方方面面,但如果你註意保持以下八種心態,就會使友誼得到不斷的鞏固。

一、適應表現,言談謹慎,別讓朋友的自尊心受到傷害

也許你與朋友過往甚密,無話不談,也許你的才學、相貌。家庭、前途等等令人羨慕,高出朋友一頭,這些有利的條件可能會使你不分場合,尤其是與朋友在一起時,更是無所顧忌,鋒芒畢露,毫無節制地表現自己。言談中往往會流露出一種明顯的優越感,這會令人感到你是在居高臨下地對人講話,有意炫耀擡高自己,使別人的自尊心受到傷害,不由得產生敬而遠之的想法。所以,在與朋友交往時,要控制情緒,保持理智,態度謙遜,虛懷若谷,把自己放在與人平等的地位上,並註意時時想到

對方的存在,照顧對方的心理承受力。

二、分清彼此,信守契約,別讓朋友對你產生防範心理

朋友之間常常東西不分彼此,但是,如果對朋友的東西,不經許可,便擅自拿用,不加愛惜,有時遲遲不還或者幹脆不還,時間長了,便會使朋友認為你過於放肆,由此產生防範心理,並有可能導致你們之間關系的疏遠。實際上,朋友之間除了友情,還有一種微妙的契約關系。就物而言,你和朋友之物都可以隨時借用,這是超出一般人關系之處。但你對朋友的東西應該有一個清醒的認識:“朋友的東西更應該加倍愛護。”要把朋友的物品看作友情的一部分加以珍視,註重禮尚往來的規矩,這樣才會使朋友永遠信任你。

三、避免散漫,講究小節,別讓朋友對你產生輕蔑、反感

朋友之間,談吐行為應直率、大方、親切,不矯揉造作,唯其如此,方顯出自然本色。但如果過於散漫,不重自制,不拘小節,則使人感到你粗魯庸俗。也許你和一般人相處會以理性自約,但與朋友相聚就忘乎所以,或指手畫腳,或信口雌黃、海闊天空,或肆意打斷朋友的話語,譏諷嘲弄,或聽朋友說話時左顧右盼,心不在焉。也許這是你的自然流露,但時間長了,朋友會覺得你有失體面,沒有修養,對你產生一種厭惡輕蔑之感,就會改變對你原來的印象。所以,在朋友面前應保持自然而不失自重,保持熱情而不失禮儀,做到有分寸,有節制,才能贏得朋友永遠的友誼。

四、信守諾言、嚴守約定,別讓朋友覺得你不可信賴

你也許不那麽看重朋友間的某些約定,對於朋友之求爽快應承後又中途變卦。也許你真有事情耽誤了一次約好的聚會或沒完成朋友相托之事,也許你事後會輕描淡寫地解釋一二,認為朋友間能夠互相諒解,區區小事無足掛齒。殊不知朋友會因你失約而心急火燎,掃興而去。雖然他們當面不會指責,但必定會認為你在玩弄朋友的友情,是在逢場作戲,是缺乏信賴感的人。所以,對朋友之約或之托,一定要慎重對待,遵時守約,要一諾千金,切不可言而無信。

五、求友相助,不要強求,別讓朋友認為你太無理、霸道

當你有事需要求人幫助時,首選對象當然是朋友,可你事先不作通知,臨時登門索求,或不顧朋友是否情願,強行拉他與你同去參加某項活動,這都會使朋友感到左右為難。他如果已有活動安排不便改變就更難堪。對你所求,若答應則打亂自己的計劃,若拒絕又在情面上過不去。或許他表面上樂意而為,但心中卻有幾分不快,認為你太霸道,不講理。所以,對朋友有所求時,必須事先告知,采取商量的口吻說話,盡量在朋友無事或情願的前提下提出要求。

六、分清場合,進退有度,別讓朋友對你感到厭煩

當你到朋友家串門時,若遇上朋友正在讀書學習,或正在接待其他客人,或正和戀人相會,或正準備外出等,如果你自恃彼此是朋友,不顧場合,不看朋友臉色,一坐半天,誇誇其談,喧賓奪主,不管人家早已如坐針氈,極不耐煩,這樣,朋友一定會認為你太沒教養,不識時務,不近人情,以後就想方設法躲避你,害怕你再打擾他的私生活。所以,每逢類似這種情況,你一定要反應迅速,稍稍寒暄幾句就知趣告辭,你要知道,珍惜朋友的時間和尊重朋友的私生活如同珍重友情一樣可貴。

七、用語講究,玩笑得法,別讓朋友突然間感到你可惡可恨

有時你在大庭廣眾面前,或為炫耀自己能言善辯,或為嘩眾取寵逗人一樂,或` 為表示與朋友“親密”,亂用尖刻語言,盡情挖苦諷刺別人,大出洋相以博人大笑,獲取一時之快意……這些做法往往會使朋友感到人格受辱,認為你變得如此可很可惡,後悔誤交了你。也許你還不以為然,會說朋友之間開個玩笑何必當真,殊不知你已傷害了朋友的感情。所以,朋友相處,尤其是在眾人面前,應該和氣相待,互敬互讓,切勿亂開玩笑,惡語傷人。

八、尊重朋友,善納人言,別讓朋友感到你是無為多事之人

是朋友就要同舟共濟,對好意相勸應認真考慮,適當采納。如果你無視這一點,一意孤行,堅持己見,無視朋友之言,我行我素,結果自己吃虧,朋友受累。這必定使朋友感到失望,認為你太獨斷專行,不把朋友放在眼里,是個無為而多事之人,以後日漸疏遠。所以你在遇事決策時,應認真聽取朋友的意見,理解朋友的好心,即使難以采納的意見,也要解釋清楚,使朋友覺得你等重他。

友情是相知。當你要的時候,我還沒有講,友人已默默來到你的身邊。他的眼睛的心都能讀懂你,更會用手挽起你單薄的臂彎。因為有友情,在這個世界上你不會感到孤單。

當然,一個人也可以傲視苦難,在天地間挺立卓然。但是我們不得不承認,面對艱險與艱難,一個人的意誌可以很堅強,但辦法有限,力量也會有限,於是友情像陽光,拂照你如拂照乍暖還寒是風中的花瓣。

友情常在順境中結成,在逆境中經受考驗,在歲月長河中流淌伸延。

有的朋友只能交一時,有的朋友可以交永遠;交一時的朋友可能是一場誤會,對曾有過的誤會不必抱怨,只需說聲再見,交永遠的朋友用不著發什麽誓言,當穿過光陰的隧道之後,那一份真摯與執著,也足以感地動天。

摯友不必太多,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何況有不止一個心靈上的夥伴。朋友可以很多,只要我們有一個共同的追求與心願。

友情不受限制,它可以在長幼之間,同性之間、異性之間,甚至異域之間。山隔不斷,水隔不斷,不是纏綿也浪漫。

只是相思情太濃,僅是相識意太淡,友情是相知,味甘境又遠。

  常聽人說,人世間最純凈的友情只存在於孩童時代。這是一句極其悲涼的話,居然有那麽多人贊成,人生之孤獨和艱難,可想而知。我並不贊成這句話。孩童時代的友情只是愉快的嘻戲,成年人靠著回憶追加給它的東西很不真實。友情的真正意義產生於成年之後,它不可能在尚未獲得意義之時便抵達最佳狀態。

  其實,很多人都是在某次友情感受的突變中,猛然發現自己長大的。仿佛是哪一天的中午或傍晚,一位要好同學遇到的困難使你感到了一種不可推卸的責任,你放慢腳步憂思起來,開始懂得人生的重量。就在這一刻,你突然長大。

  我的突變發生在十歲。從家鄉到上海考中學,面對一座陌生的城市,心中只有鄉間的小友,但已經找不到他們了。有一天,百無聊賴地到一個小書攤看連環畫,正巧看到這一本。全身像被一種奇怪的法術罩住,一遍遍地重翻著,直到黃昏時分,管書攤的老大爺用手指輕輕敲了敲我的肩,說他要回家吃飯了,我才把書合攏,恭恭敬敬放在他手里。

  那本連環畫的題目是:《俞伯牙和鐘子期》。

  純粹的成人故事,卻把艱深提升為單純,能讓我全然領悟。它分明是在說,不管你今後如何重要,總會有一天從熱鬧中逃亡,孤舟單騎,只想與高山流水對晤。走得遠了,也許會遇到一個人,像樵夫,像隱士,像路人,出現在你與高山流水之間,短短幾句話,使你大驚失色,引為終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註定會失去他,同時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

  故事是由音樂來接引的,接引出萬里孤獨,接引出千古知音,接引出七弦琴的斷弦碎片。一個無言的起點,指向一個無言的結局,這便是友情。人們無法用其他詞匯來表述它的高遠和珍罕,只能留住“高山流水”四個字,成為中國文化中強烈而飄渺的共同期待。

  那天我當然還不知道這個故事在中國文化中的地位,只知道昨天的小友都已黯然失色,沒有一個算得上“知音”。我還沒有彈撥出像樣的聲音,何來知音?如果是知音,怎麽可能舍卻蒼茫雲水間的苦苦尋找,正巧降落在自己的身邊、自己的班級?這些疑問,使我第一次認真地擡起頭來,迷惑地註視街道和人群。

  差不多整整註視了四十年,已經到了滿目霜葉的年歲。如果有人問我:“你找到了嗎?”我的回答有點艱難。也許只能說,我的七弦琴還沒有摔碎。

   我想,艱難的遠不止我。近年來參加了幾位前輩的追悼會,註意到一個細節:懸掛在靈堂中間的挽聯常常筆涉高山流水,但我知道,死者對於挽聯撰寫者的感覺並非如此。然而這又有什麽用呢?在死者失去辯駁能力僅僅幾天之後,在他唯一的人生總結儀式里,這一友情話語烏黑鮮亮,強硬得無法修正,讓一切參加儀式的人都低頭領受。

  當七弦琴已經不可能再彈響的時候,鐘子期來了,而且不止一位。或者是,熱熱鬧鬧的俞伯牙們全都哭泣在墓前,那哭聲便成了“高山流水”。

  沒有惡意,只是錯位。但惡意是可以顛覆的,錯位卻不能,因此錯位更讓人悲哀。在人生的諸多荒誕中,首當其沖的便是友情的錯位。

  友情的錯位,來源於我們自身的混亂。

  從類似於那本連環畫的起點開始,心中總有幾縷飄渺的樂曲在盤旋,但生性又看不慣孤傲,喜歡隨遇而安,無所執持地面對日常往來。這兩個方面常常難於兼顧,時間一長,飄渺的樂曲已難以捕捉,身邊的熱鬧又讓人膩煩,尋訪友情的孤舟在哪一邊都無法靠岸。無所適從間,一些珍貴的緣分都已經稍縱即逝,而一堆無聊的關系卻仍在不斷灌溉。你去灌溉,它就生長,長得密密層層、遮天蔽日,長得枝如虬龍、根如羅網,不能怪它,它還以為在烘托你、衛護你、寵愛你。幾十年的積累, 說不定已把自己與它長成一體,就像東南亞熱帶雨林中,建築與植物已不分彼此。  誰也沒有想到,從企盼友情開始的人生,卻被友情擁塞到不知自己是什麽人。川端康成自殺時的遺言是“大擁塞了”,可見擁塞可以致命。我們會比他頑潑一點,還有機會面對擁塞向自己高喊一聲:你到底要什麽?

  只能等待我們自己來回答。然而可笑的是,我們的回答大部分不屬於自己。能夠隨口吐出的,都是早年的老師、慈祥的長輩、陳舊的著作所發出過的聲音。所幸流年,也給了我們另一套隱隱約約的話語系統,已經可以與那些熟悉的回答略作爭辯。

  他們說,友情來自於共同的事業。長輩們喜歡用大詞,所說的事業其實也就是職業。置身於同一個職業難道是友情的基礎?當然不是。如果偶爾有之,也不能本末倒置。情感豈能依附於事功,友誼豈能從屬於謀生,朋友豈能局限於同僚。

  他們說,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這種說法既表明了朋友的重要,又表明了朋友的價值在於被依靠。但是,沒有可靠的實用價值能不能成為朋友?一切幫助過你的人是不是都能算作朋友?

  他們說,患難見知己,烈火煉真金。這又對友情提出了一種要求,盼望它在危難之際及時出現。能夠出現當然很好,但友情不是應急的儲備,朋友更不應該被故 意地考驗。  ……

  不知出於什麽原因,我們這個缺少商業思維的民族在友情關系上竟然那麽強調實用原則和交換原則。

  真正的友情不依靠什麽。不依靠事業、禍福和身份,不依靠經歷、方位和處境,它在本性上拒絕功利,拒絕歸屬,拒絕契約,它是獨立人格之間的互相呼應和確認。它使人們獨而不孤,互相解讀自己存在的意義。因此所謂朋友也只不過是互相使對方活得更加自在的那些人。

  在古今中外有關友情的萬千美言中,我特別贊成英國詩人赫巴德的說法:“一個不是我們有所求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真正的友情都應該具有“無所求” 的性質,一旦有所求,“求”也就成了目的,友情卻轉化為一種外在的裝點。我認為,世間的友情至少有一半是被有所求敗壞的,即便所求的內容乍一看並不是壞東西;讓友情分擔憂愁,讓友情推進工作……,友情成了忙忙碌碌的工具,那它自身又是什麽呢?應該為友情卸除重擔,也讓朋友們輕松起來。朋友就是朋友,除此之外,無所求。

  其實,無所求的朋友最難得,不妨閉眼一試,把有所求的朋友一一刪去,最後還剩幾個?

  李白與杜甫的友情,可能是中國文化史上除俞伯牙和鐘子期之外最被推崇的了,但他們的交往,也是那麽短暫。相識已是太晚,作別又是匆忙,李白的送別詩是:“飛蓬各自遠,且盡手中杯”,從此再也沒有見面。多情的杜甫在這以後一直處於對李白的思念之中,不管流落何地都寫出了刻骨銘心的詩句;李白應該也在思念吧,但他步履放達、交遊廣泛,杜甫的名字再也沒有在他的詩中出現。這里好像出現了一種巨大的不平衡,但天下的至情並不以平衡為條件。即使李白不再思念,杜甫也作出了單方面的美好承擔。李白對他無所求,他對李白也無所求。

  友情因無所求而深刻,不管彼此是平衡還是不平衡。詩人周濤描寫過一種平衡的深刻:“兩棵在夏天喧嘩著聊了很久的樹,彼此看見對方的黃葉飄落於秋風,它們沈靜了片刻,互相道別說:明年夏天見!”

  楚楚則寫過一種不平衡的深刻:“真想為你好好活著,但我,疲憊已極。在我生命終結前,你沒有抵達。只為最後看你一眼,我才飄落在這里。” 都是無所求的飄落,都是詩化的高貴。

  真正的友情因為不企求什 麽不依靠什麽,總是既純凈又脆弱。 世間的一切孤獨者也都遭遇過友情,只是不知鑒別和維護,一一破碎了。

  為了防範破碎,前輩們想過很多辦法。

  一個比較硬的辦法是捆紮友情,那就是結幫。不管儀式多麽隆重,力量多麽雄厚,結幫說到底仍然是出於對友情穩固性的不信任,因此要以血誓重罰來杜絕背離。結幫把友情異化為一種組織暴力,正好與友情自由自主的本義南轅北轍。我想,友情一旦被捆紮就已開始變質,因為身在其間的人誰也分不清夥伴們的忠實有多少出自內心,有多少出自幫規。不是出自內心的忠實當然算不得友情,即便是出自內心的那部分,在群體性行動的裹卷下還剩下多少個人的成分?而如果失去了個人,哪里還說得上友情?一切吞食個體自由的組合必然導致大規模的自相殘殺,這就不難理解,歷史上絕大多數高豎友情旗幡的幫派,最終都成了友情的不毛之地,甚至血跡斑斑,荒冢叢叢。

  一個比較軟的辦法是淡化友情。同樣出於對友情穩固性的不信任,只能用稀釋濃度來求得延長。不讓它凝結成實體,它還能破碎得了麽?“君子之交談如水”,這種高明的說法包藏著一種機智的無奈,可惜後來一直被並無機智、只剩無奈的人群所套用。怕一切許諾無法兌現,於是不作許諾;怕一切歡晤無法延續,於是不作歡晤,只把微笑點頭維系於影影綽綽之間。有人還曾經借用神秘的東方美學來支持這種態度: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不著一字,盡得風流;羚羊掛角,無跡可尋……這樣一來,友情也就成了一種水墨寫意,若有若無。但是,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友情和相識還有什麽區別?這與其說是維護,不如說是窒息,而奄奄一息的友情還不如沒有友情,對此我們都深有體會。在大街上,一位熟人彬彬有禮地牽了牽嘴角向我們遞過來一個過於矜持的笑容,為什麽那麽使我們膩煩,寧肯轉過臉去向一座塑像大喊一聲早安?在宴會里,一位客人伸出手來以示友好卻又在相握之際繃直了手指以示淡然,為什麽那麽使我們惡心,以至恨不得到水池邊把手洗個幹凈?

  另一個比較俗的辦法是粘貼友情。既不拉幫結派,也不故作淡雅,而是大幅度降低朋友的標準,擴大友情的範圍,一團和氣,廣種博收。非常需要友情,又不大信任友情,試圖用數量的堆積來抵拒荒涼。這是一件非常勞累的事,哪一份邀請都要接受,哪一聲招呼都要反應,哪一位老兄都不敢得罪,結果,哪一個朋友都沒有把他當作知己。如此大的聯系網絡難免出現種種麻煩,他不知如何表態,又沒有協調的能力,於是經常目光遊移,語氣閃爍,模棱兩可,不能不被任何一方都懷疑、都看輕。這樣的人大多不是壞人,不做什麽壞事,朋友間出現裂縫他去粘粘貼貼,朋友對自己產生了隔閡他也粘粘貼貼,最終他在內心也對這種友情產生了苦澀的疑惑,沒有別的辦法,也只能在自己的內心粘粘貼貼。永遠是滿面笑容,永遠是行色匆匆,卻永遠沒有搞清:友情究竟是什麽?

  強者捆紮友情,雅者淡化友情,俗者粘貼友情,都是為了防範友情的破碎,但看來看去,沒有一個是好辦法。原因可能在於,這些辦法都過分依賴技術性手段,而技術性手段一旦進入感情領域,總沒有好結果。

  我認為,在友情領域要防範的,不是友情自身的破碎,而是異質的侵入。這里所說的異質,不是指一般意義上的差異,而是指根本意義上的對抗,一旦侵入會使整個友情系統產生基元性的蛻變,其後果遠比破碎嚴重。顯而易見,這就不是一個技術性的問題了。

  異質侵入,觸及友情領域一個本體性的悖論。友情在本性上是缺少防衛機制的,而問題恰恰就出在這一點上。幾盅濃茶淡酒,半夕說古道今,便相見恨晚,頓成知己,而所謂知己當然應該關起門來,言人前之不敢言,吐平日之不便吐,越是陰晦隱秘越是貼心。如果講的全是堂堂正正的大白話,哪能算作知己?如果只把家庭瑣事、街長里短當作私房話,又哪能算作男子漢?因此,這似乎是一個天生的想入非非的空間,許多在正常情況下不願意接觸的人和事就在這里扭合在一起。事實證明,一旦扭合,要擺脫十分困難。為什麽極富智慧的大學者因為幾撥老朋友的來訪而終於成了漢奸?為什麽從未失算的大企業家只為了向某個朋友顯示一點什麽便鋃鐺入獄?而更多的則是,一次錯交渾身惹腥,一個惡友半世受累,一著錯棋步步皆輸。產生這些後果,原因眾多,但其中必定有一個原因是為了友情而容忍了異質侵入。心中也曾不安,但又怕落一個疏遠朋友、背棄友情的話柄,結果,友情成了通向醜惡的拐杖。

  由此更加明白,萬不能把防範友情的破碎當成一個目的。該破碎的讓它破碎,毫不足惜;雖然沒有破碎卻發現與自己生命的高貴內質有嚴重羝牾,也要做破碎化處理。羅丹說,什麽是雕塑?那就是在石料上去掉那些不要的東西。我們自身的雕塑,也要用力鑿掉那些異己的、卻以朋友名義貼附著的雜質。不鑿掉,就沒有一個像模像樣的自己。

  對我來說,這些道理早就清楚,經受的教訓也已不少,但當事情發生之前,仍然很難認清異質之所在。現在唯一能做到的是,在聽到友情的呼喚時,不管是年輕熱情的聲音還是蒼老慈祥的聲音,如果同時還聽到了模糊的耳語、聞到了怪異的氣息,我會悄然止步,不再向前。

  該破碎的友情常被我們捆紮、粘合著,而不該破碎的友情卻又常常被我們捏碎了。兩種情況都是悲劇,但不該破碎的友情是那麽珍貴,它居然被我們親手捏碎,這對人類良知的打擊幾乎是致命的。

  提起這個令人傷心的話題,我們眼前會出現遠遠近近一系列酸楚的畫面。兩位寫盡了人間友情的大作家,不知讓世上多少讀者領悟了互愛的真諦,而他們自己也曾在艱難歲月里相濡以沫,誰能想得到,他們的最後年月卻是友情的徹底破碎。我曾在十多年前與其中一位長談,那麽善於遣字造句的文學大師在友情的怪圈前只知忿然訴說,完全失去了分析能力。我當時想,友情看來真是天地間最難說清楚的事情。還有兩位與他們同時的文壇前輩,其中一位還是我的同鄉,他們有一千條理由成為好友卻居然在同一面旗幟下成了敵人,有你無我,生死搏鬥,牽動朝野,轟傳千里,直到一場沒頂之災降臨,雙方才各有所悟,但當他們重新見面時,我同鄉的那一位已進入彌留之際,兩雙昏花老眼相對,可曾讀解了友情的難題?

  同樣的事例,可以舉出千千萬萬。

  可以把原因歸之於誤會,歸之於性格,或者歸之於歷史,但他們都是知書達理、品行高尚的人物,為什麽不能詢問、解釋和協調呢?其中有些隔閡,說出來瑣碎得像芝麻綠豆一般,為什麽就鎖了這麽一些氣壯山河的靈魂?我景仰的前輩,你們到 底怎麽啦?

  對這些問題的試圖索解,也許會貫穿我的一生,因為在我看來,這其實也正是在索解人生。現在能夠勉強回答的是:高貴靈魂之間的友情交往,也有可能遇到心理陷阱。

  例如,因互相熟知而產生的心理過敏。

  彼此太熟了,考慮對方時已經不再作移位體驗,只是順著自己的思路進行推測和預期,結果,產生了小小的差異就十分敏感。這種差異產生在一種共通的品性之下,與上文所說的異質侵入截然不同;但在感覺上,反而因大多的共通而產生了超常的差異敏感,就像在眼睛中落進了沙子。萬里沙丘他都容忍得了,卻不容自己的 身體里嵌入一點點東西,他把朋友當作了自己。其實,世上哪有兩片完全相同的樹葉,即便這兩片樹葉貼得很緊?本有差異卻沒有差異準備,都把差異當作了背叛,誇張其詞地要求對方糾正。這是一種雙方的委屈,友情的回憶又使這種委屈增加了重量。負荷著這樣的重量不可能再來糾正自己,雙方都怒氣沖天地走上了不歸路。凡是重友情、講正氣的人都會產生這種怒氣,而只有小人才是不會憤怒的一群,因此正人君子們一旦落入這種心理陷阱往往很難跳得出來。高貴的靈魂吞咽著說不出口的細小原因在陷阱里掙紮。

  又如,因互相信任而產生的心理黑箱。

  朋友間還有什麽可提防的呢?很多人基於這樣一個想法,把許多與友情有關的事情處理得幹脆利落、默不作聲。不管做成沒做成,也不作解釋,不加說明。一說就見外,一說就不美,友情好像是一臺魔力無邊的紅外線探測儀,能把一切隱藏的角落照個明明白白。不明不白也不要緊,理解就是一切,朋友總能理解,不理解還算朋友?但是,當誤會無可避免地終於產生時,原先的不明不白全都成了疑點,這對被疑的一方而言無異是冤案加身;申訴無門,他的表現一定異常,異常的表現只能引起更大的懷疑,互相的友情立即變得難於收拾。直至此時,信任的慣性還使雙 方撕不下臉來公然道破,仍然在昏暗之中傳遞著昏暗,氣忿之中疊加著氣忿。這就形成了一個恐怖的心理黑箱,友情的纜索在里邊纏繞盤旋,打下一個個死結,形成一個個短路,災難性的後果在所難免。

  這兩個心理陷阱,過敏陷阱和黑箱陷阱,大多又是交叉重合在一起的,過於清晰與過於不清晰這兩個極端,互為因果、互增危難,變情為仇,變友為敵,而且都發生在大好人之間,實在讓人悲嘆。

  在好幾個夜晚,我曾反複與一些心理學研究者討論一個難題:為什麽有的人使朋友損失巨大卻能重歸於好,有的人只因為說了短短兩句話卻使朋友終生無法原諒? 為什麽有的敵人經歷過長期爭鬥後卻能變成朋友,而有的朋友一旦齟齬之後卻不如一個敵人?

  我想,不要老是從基本品質上找原因,其中一個關鍵在於,一些錯亂的心理程序造成了心理陷阱。

  我不知道我們能在多大程度上避開這些陷阱,總覺得對它們多加研究總是好事。真正屬於心靈的財富,不會被外力剝奪,唯一能剝奪它的只有心靈自身的毛病,但心靈的毛病終究也會被心靈的力量發現、解析並治療,何況我們所說的都是高貴的心靈。

  說了這麽多,可能造成一個印象,人生在世要擁有真正的友情太不容易。

  其實,歸結上文,問題恰恰在於人類給友情加添了太多別的東西,加添了太多的義務,加添了太多的雜質,又加添了太多因親密而帶來的陰影。如果能去除這些加添,一切就會變得比較容易。

  友情應該擴大人生的空間,而不是縮小這個空間。可惜,上述種種悖論都表明,友情的企盼和實踐極容易縮小我們的人生空間,從而產生適得其反的效果。

  要擴大人生的空間,最終的動力應該是博大的愛心,這才是友情的真正本義。在這個問題上,謀慮太多,反而弄巧成拙。

  誠如先哲所言,人因智慧制造種種界限,又因博愛沖破這些界限。友情的障礙,往往是智慧過度,好在還有愛的願望,把障礙超越。

  友情本是超越障礙的翅膀,但它自身也會背負障礙的沈重,因此,它在輕松人類的時候也在輕松自己,凈化人類的時候也在凈化自己。其結果應該是兩相完滿:當人類在最深刻地享受友情時,友情本身也獲得最充分的實現。

  現在,即便我們擁有不少友情,它也還是殘缺的,原因在於我們自身還殘缺。世界理應給我們更多的愛,我們理應給世界更多的愛,這在青年時代是一種小心翼翼的企盼,到了生命的秋季,仍然是一種小心翼翼的企盼。但是,秋季畢竟是秋季,生命已承受霜降,企盼已灑上寒露,友情的渴望燦如楓葉,卻也已開始飄落。

  生命傳代的下一個季度,會是智慧強於博愛,還是博愛強於智慧?現今還是稚嫩的心靈,會發出多少友情的信號,又會受到多少友情的滋潤?這是一個近乎宿命的難題,完全無法貿然作答。秋天的我們,只有祝祈。心中吹過的風,有點涼意。

  想起了我遠方的一位朋友寫的一則小品:兩只螞蟻相遇,只是彼此碰了一下觸須就向相反方向爬去。爬了很久之後突然都感到遺憾,在這樣廣大的時空中,體型如此微小的同類不期而遇,“可是我們竟沒有彼此擁抱一下。”

  是的,不應該再有這種遺憾。但是隨著宇宙空間的新開拓,我們的體型更加微小了,什麽時候,還能碰見幾只可以碰一下觸須的螞蟻?

  ——且把期待留給下一代,讓他們樂滋滋地爬去。

創作者介紹

水瓶座の心事界

墮落の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